會不會太拼命

這是一定要寫一下的啦。

話說前天跟鋼琴老師及其小妹還有貝蒂小姐去吃了譚英雄後,
昨天下午睡到兩點半,貝蒂小姐打了通電話來叫我起床,說是要邀請我參加下午茶的約會,就展開了這場不解之緣?

首先,本來還有一位廖凱熙小姐,但是後來因事不能到,結果當然剩下我跟貝蒂小姐共享愉快的下午茶時光,

在東興路三段二號的886食庫,從下午的三點半,兩個人就邊聊邊吃的到了將近六點,

因為貝蒂小姐六點有課要上,加上鋼琴老師上課到晚上八點,不顧鋼琴老師一副要累死的樣子,硬約了晚上唱歌,

先八點半接了鋼琴老師,就在九點到達錢櫃,開唱!

九點四十分貝蒂小姐到達,廖凱熙小姐再度放我們鴿子。

一直唱到了11點半,鋼琴老師實在撐不住了,所以離開錢櫃,

前往美村路和公益路交叉的滷肉飯攤吃晚餐?

吃到將近一點,先送了鋼琴老師回家,本來是要帶貝蒂小姐去錢櫃牽車,

不料兩人發神經的說了,再去找酒吧喝酒壓,

就跟隨貝蒂小姐的車回到她家,她回家後還要偷偷摸摸的出來,

記憶中到達Oldies已經兩點,因為他們兩點半結束營業。

就在接近三點時,我們已經都乾掉兩杯VokaLime,

離開oldies,卻不想馬上離開,兩個人沿路逛街散步,

繞了一大圈,快走到中港路上,然後回來牽車,

雖然貝蒂小姐已經快暈倒了,但是我們還是瘋狂的提議,

前往美術館附近晃晃,往美術館後,找了7-11 買啤酒,繼續喝~

在7-11還遇到有人找24H營業的獸醫院,但是只看到了婦產科:P

就在美術館前廣場做了好久,喝啤酒聊天,印象中,已經四點多了,

喝完酒後,貝蒂小姐和我想上廁所,因此決定回家上廁所,

並且在上廁所後換完眼鏡後,繼續去吃早餐~
去了火車站旁邊的民生米糕,吃了一系列米糕套餐,以及蛋黃柴魚湯後,

我提議衝去新光三越看看有沒電影看,廢話,誰六點有賣電影票-_-

但是不知道幹嘛還是去了。去了當然是沒有,最早的是11點半了。

所以決定回來,途中我說我載她回家後,還要去關聖帝君廟拜拜,

她說陪我去,我也只能說有情有義好兄弟壓,

去拜拜完,六點半了,就快結束完今天的行程了。

載她回家後,在她家門口又聊了半小時天,

然後真的該回去睡覺了,約了十一點多起床,看電影~

夠不夠拼命?

廣告
Published in: on 2007, 十月 24 at 11:49 下午  發表迴響  

我也很怕墜落

剛回過一篇,居然給他不見了….>_<

我也很怕墜落,尤其是在夢中。

我常做到飛翔的夢,也許是我渴望自由,我很喜歡這類的夢,可能小時候有學游泳,所以以游泳的方式,在天空飛翔,看著平日從飛機上才看得見的火材盒般的小房子,與小螞蟻一般的汲汲營營的人們,感覺很自在,偶而在白雲上休息,偶而低空掠過大樓,都是一種樂趣。

但是最怕的就是失去動力,猶如飛機引擎故障,雖然拼命的往上揮動雙臂,但是仍舊無法爬升,雖然也不至於墜落地面,但是心裡壓力很大,常常醒來不是覺得很暈,就是很累。

研究一下解夢的書,說是對於我人生的反應,強烈的企圖心,就如同爬升的動力,但是害怕挫折失敗的壓力,就像害怕墜落的恐懼感。壓迫著我缺乏安全感的心臟。

也許害怕墜落的妳,是否也缺乏了某種程度的安全感,在下次墜落的同時,想想可以給妳安全感的來源,信任自己,放開心胸面對就是這樣的現實。也許妳更能找到自己。在墜落中學到攀升。

Published in: on 2007, 十月 24 at 11:21 上午  發表迴響  

Speed Clean 速必潔

辛苦幾個月,終於有些成果,剛好回來台灣參加蔡文豪跟謝欣容的婚禮,沒想到我20號回來,

爸媽卻19號去九寨溝玩,所以這幾天看來要孤單的在台中新竹跑。

店呢,要拖到11月開張了。後面的襪子店還要規劃一下。

祝我成功。
sc1.jpg
sc2.jpg
sc3.jpg

Published in: on 2007, 十月 22 at 8:23 上午  發表迴響  

夢三國

昨天晚上作了個怪夢,夢到三國。

我在一個城墻里,具體我是什麼角色我不清楚。

只知道一天,在皇城里走著,走到接近最外墻的地方,

發現外墻集結大批人馬,我心一驚,轉身就跑(看到很多人大家都會跑)

沿路已經開始有人沖進來,見人就殺,很多女侍都倒在我懷中,

那種柔弱而無助的表情,我深深記得。但是因為我大概是演個太監啥的,

基本是沒啥武功,只好一路沖壓沖壓,逃到內宮去,在站上進內宮的階梯里,

我看見了外面的坡上,劉備、關羽與張飛三兄弟,三人集結大量人馬,

在坡上慶祝勝利,而我,悠悠躲入宮內。

無意間,因為緊急,沿著宮內墻沿走,殺戮的人已退去,卻發現一條小徑,

彎入內宮的小徑,是木制的墻面,地板,很窄很窄,我必須要側身才能進去,

沿著小徑,一直繞,後頭盡然豁然開朗,似乎是是藏寶藏經所在。

並且裝飾精美,有數間房間,每間房間都帶床帶柜,但是怎麼看都覺得像是有人住,

當然到了這里夢有點怪了,感覺有點像是在宿舍。我也遇到了一個女的跟我一起,

我們整天就躲在里面,看著外面的人馬未退,我們也不敢出去。

所以我的嗜好就是一間房間一間房間去翻他們的東西(探人隱私),

其中,有看到我最愛的IBM電腦(別打我,夢里就是這樣),當然是沒收…

然後這中間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事,也記不太清楚,也不是適合在這寫。

但是最後一幕是我終於發現了類似日本寺廟里,非常珍貴文物的地方,

有很多金色的小獅子,跟卷軸,正想一一去看,電話來了….我醒了。

寫這篇主要原因是要記得,沒別的原因。很有趣吧~

Published in: on 2007, 九月 17 at 7:18 上午  發表迴響  

這幾天寫的…但是是在小龍blog寫的…哈哈…直接貼

鳳梨…看到就會起雞皮疙瘩的水果,想到也會…阿~酸…

下次拿來煮看看,也學妳泡個毛尖茶,拿個桂花膏,坐在陽台看風景………(可是好像都看到人家晒的衣服)我暈~不靈…

PS:最近學到的,靈嗎?靈…(讚啦);不靈….(就是不讚囉)

多嘴一篇,小龍不要嫌我佔版面壓,雖然主題是鳳梨,但是很想跟大家說說我昨天聽到的上海話教學,(昨天跟四個上海人出去玩,簡直到了外太空)

1.”我”就是阿拉
2.”你”就是濃
3.”他”就是咦
4.”爸爸”是牙
5.”厲害、好、喉塞雷”就是來塞
6.”Jotsu、上手、擅長”就是老居或節棍
7.”很”就是老
8.”沒有”就是母二聲…像牛哞哞叫
9.對了..”我”也可以是吾

所以…我爸爸很不厲害……………..吾牙老母來塞壓~
暈倒~

大陸流行的叫做QQ,有兩億人在用,暈~

MSN這東西有一點讓我也很暈~就是太多人暱稱很亂,到後來因為不會去記朋友的email add.(或是記憶太差),所以實在無法分辨他是誰,到現在我看我的MSN連絡錄,感覺已經有到了菜市場認親戚的感覺。有人要加入我的菜市場親戚團嗎?請加:tuyuan.iem87@nctu.edu.tw….

by the way,
原來上海人說”我”還有另一個說法的,叫阿拉….
所以我就是阿拉,阿拉就是我。
而我爸爸不是吾爸爸是阿拉爸爸,也就是阿拉牙,而爸爸除了叫牙又叫爺,所以我爸爸就是阿拉爺。夠不夠暈?

昨天去吃大閘蟹,綿延快幾百公尺的銅川路海鮮街,真是正點,但是還不夠肥,過一個月要去陽澄湖吃。蝦叫做who,蟹叫做哈的三聲音,大叫做堵,大閘蟹叫做賭ㄗㄟ哈v。聽得懂得人有慧根。

(很跳tone…離題太多,各位看倌別打我,因為我很少來,所以話特別多。連自己的blog都懶得寫了,全寫在這,不過我下次會克制的:P)

澄清一點。上海人說”不”不是”母”,也不是台語的”謀”。我誤導各位。是拔,但是ㄅ改成veronica的ve的音,小龍懂嗎?懂的話,儂老來塞壓~

這幾天學的很勤,所以喜歡教學,以後不會了:P

Published in: on 2007, 九月 10 at 1:36 下午  發表迴響  

來到外太空

昨天跟小馮還有毛毛出去,他們介紹了最近剛認識的韓昕跟胖子給我認識,
(一度以為他很寒心,原來是名字的壓,大陸人取名字很不動腦的)

先介紹寒心: 蠻帥的唷,說話真是給他超風趣,動作表情一流,開一台寶獅的車,左耳帶個耳環,看來是想偽裝成G,但是不折不扣是個大色魔~哈哈
是這邊健身中心的教練,做固定式單車運動的,現在待葉中,住在龍柏,離我這很近的。

再介紹胖子: 劉家瑋,做房屋銷售代表,有兩三個樓盤在上海,名符其實,胖的啦,不過跟寒心一對寶,說學逗唱,還會唱京劇,在澡堂的時候啦,有趣的呢~

昨天在龍之夢見到面了…一見面我就覺得上了賊車,還是外國人的賊車,都說外國語言,我暈倒~上海話怎麼那麼難懂壓,阿拉濃吾咦的,真的暈倒!
後來又加了一個胖子,更是厲害,當場我給愣掉了……..彷彿到了外太空。我終於知道以前公司裡的老外跟我們一桌吃飯的痛苦…….
吃了味千拉麵…後來去打了保齡球,寒心真是老來塞壓….打得不簡單壓…我跟小馮毛毛兩個一隊總分還是輸了飲料給寒心跟胖子。
之後就在旁邊喝飲料玩鬥地主,撲克牌遊戲,挺是有趣的~上海人就是愛賭的…..我也小玩了一下,雖燃沒玩過,但是被稱讚玩得好的壓….開心….
一直給他玩到將近12點…馮受不了了要回家…可憐隔天還要上班的呢,所以大家就坐寒心的車一一回家,結束愉快的一天…期待週六的游泳啦~

Published in: on 2007, 九月 6 at 5:15 上午  發表迴響  

改用中文寫…寫這陣子認識的人

前陣子練英文,很多東西都用英文寫。但是發現英文也沒什麼大進步,加上又偷懶,每天一篇到後來就變成每週一篇了,寫些什麼呢?

寫些最近認識的朋友吧,

小馮,銀河證券櫃台;因為她說她們不叫營業員,我想說奇怪壓,自己也呆過銀行的壓,怎麼她們的營業員叫做櫃台?櫃台反而叫做營業員呢?
不過這個小妹妹實在有趣壓,大抵上海的女生都是獨生女,個性呢大多一個樣,都偏向直爽的,她們覺得台灣女孩太嗲啦,都舉林志玲為例,
應該沒有每個台灣女生都像林志玲吧,不然台灣就沒那麼多阿宅兄了,交大也沒那麼多怨男啦~
最近處的蠻來的,好幾天都一起吃飯,花了一小時在她公司樓下等她,被她同事誤會成男友,哈,是哥們啦,瞬間變好的友情,很難得的,
我呢…是不可能談戀愛的,所以自己掌握的住,我想也沒有讓她誤會才是,畢竟我很牛的壓,大陸人說牛,喔…上海人還說靈,說我很靈,搞得我像算命的。(雖然我也有在幫人算命:P)

毛毛,小馮的朋友,室友小蘇的眼中釘,小蘇覺得她太勢利,是標準的上海女孩,但是我覺得不會唷,是因為我太隨和嗎?還是巨蟹座太博愛?我覺得大家都挺好相處的,
約了小馮跟她一起去看了我第二遍的“不能說的祕密“,看完了兩位都說靈壓,畢竟是我最愛的桂小鎂嘛,怎麼會不靈,PS毛毛有雙美腿跟好皮膚,很愛穿超低低的裙子或褲子,
但是偏偏除了低,還超短,似乎比內褲還短了…我暈~!上衣也是越少布料越好,我也暈~!今天QQ跟我說想摸我的臉,我又暈~!是怎樣,忽然我走桃花?
再次強調,我們也是好朋友,只是她們覺得我很靈,天靈靈地靈靈,週六約了去游泳,看到我的身材就不靈了:P

閃閃,之前在九龍山會所認識的服務小姐,事實上她不需要去做服務小姐的啦,也不知道在想什麼,明明是念東華大學的視覺傳播,幹嘛跑酒店,價值觀真奇怪,
是個巨蟹座A型,跟我一模一樣的,厲害,我還沒遇過呢,人很大方壓,上周約了我去游泳,還帶了她很火辣的室友(其實是肉多一些,但是我不能這樣說的壓,我還算是婉轉的男人)
哪有人第二次見面是約游泳的,我又暈~!最近太多事情讓我可以暈倒。哪知游泳那天我輩刮走一千元RMB,怎麼想像游泳會花掉1000RMB,所以不只暈,還暈倒。
當然是因為那天晚上還吃飯打電動唱歌啦,閃閃說要帶我體會低下階層的民眾去的地方,不就是湯姆熊嘛,什麼低下階層去的地方,哎~連浪沙的音響都是BOSE的,
應該不算是低下階層去的吧,不過便宜到是真的。

胡燕,閃閃的室友,金牛座,我九月份的好貴人,人也很好的壓,稍微胖胖的,但是呢,長得算可愛,個性開朗,不太會游泳,不像閃閃一去就拉我由200m,拜託,老兄我可是兩年沒游泳,
一年沒運動了耶,說回來胡燕,她不太會游,所以大多泡泡水,游一小段,也算有運動到了,唱歌好聽,下次再約見面去她家看八隻貓,還有幫她們算塔羅牌。

GIN,立信群的,立信會計學院,上海不賴的商學院,是小馮的學弟,就是QQ群主,很活躍的一個人,到現在沒看過,都老鬼老鬼的叫我,只因為我那時候的暱稱是"鬼鬼是我的菜",
現在改了"桂小鎂才是菜",改叫我小桂子了…暈again~!

樹葉,立信群裡某人,聽說像李俊基一樣富有女人味的男人。倒是可以看看。不過我猜沒機會見到面的。說話也有趣,但是稍內向,話不多。

呂穎,徐家匯的某家化妝公司的化妝師,因為拍片認識的,又因為我要開形象顧問公司合作,是個很老練的化妝師,技術很不賴,上海藝術學院出身,個性溫和,話不太多,
以後要多麻煩她了,connect with this fashion industry.

503,就是股票代碼,不要懷疑,因為是小馮的朋友,就會被編碼,是個在家自己玩股票的男孩,玩股票七八年了,之後要成立交易室要請他幫忙的,每月號稱有30%收益。
是個膽小的交易員。不過正是我需要的。great style for new trading house.

449,湖南人,37歲了,當然也是股票代碼,現在擔任銀行風控主管兼交易總監,聽起來給他頗大,蠻厲害的人,很會分析股票,理論面清晰,交友廣,未來還需要多跟他請益。
週六一起要去游泳。希望他的湖南腔我聽得懂一句半~

丫丫,不是英文,是丫丫,念起來就是鴨鴨,小馮的妹妹,美女一個,還沒見過,有男友了,看了我的照片說我不靈。嗚嗚~不靈就不靈,我又不是你男友…笑我幹嘛…

應聘的三個美女。回頭再寫。今天七點去寶山區托運洗衣機,要累暈了,要不是看了小龍的文章想說也來寫一些東西,我想我應該會偷懶:P 寫完~收工~

Published in: on 2007, 九月 4 at 6:46 下午  發表迴響  

Things going to do.

1.Image rebuild working office
2.Trading house
3.Electronic station
4.Laundry equip.
5.Tarotelling and teaching
6.Drawing website

Lots things to do, less money to spend. :~~~

Published in: on 2007, 八月 27 at 6:55 上午  發表迴響  

Back to be a trader?

The Chairman want me to get back and operate the stock market for him. Should I get back to be a trader like before? I don’t know. The experence stay in a bank bring me a lot of fear not only boring and sucking. I wonder if I will return to the situation. Let me think carefully and discuss this with him next Monday. Also I will mention about the electronic company with him. Hope it’s a good ideal…

Published in: on 2007, 八月 16 at 6:54 上午  發表迴響  

My Cup Ace Upright has gone in the wind.

Last night I got a cup ace upright for today’s emotional fate. It’s quit excited and look forward what will happen today.

Actually, missed several chances. And I couldn’t believed that I went for Chinghui rd. to visit Shaoli Chow. It pissed me off.

I’m really dispointed of her. I did nice to her. And she did that to me for asking a little money just because I promoted the clothes to her.

And she couldn’t sell it out, so I sholud buy it myself for I said this’s nice looking? And what anger me is she asking for more 25 bucks??

hei…she said that asking is not too over since for the taxi fee…come on…I paid for the taxi fee when we were going there…

My Godness. There’s kinda girl like her? Maybe there’re too many in this land. Faint….I gave up the chance to hold the cup ace upright.

Feel quit dispointed…

Published in: on 2007, 八月 13 at 2:05 下午  發表迴響